?
黄金城官网

王选:我一生中的八个重要抉择(4)

时间:2017-03-22 10:12来源:中国印刷微信  秩名 点击:

第五个抉择是在80年代初,致力于商品化、企业化,坚持不懈的走商品化、企业化的道路。这件事情大家是逆潮流而上,今天人们都讲北大方正又有名又有利,不知道当时大家的艰难,到1986年也没人这么讲,说要把技术变商品,当时那种空气下,看不见前景。但大家认为这是对国家有利的,坚持不懈的走商品化、市场化。到1990年才感觉到有了点成绩,占领了市场。

我觉得我自己能够有一点贡献,可能跟我比较“看破红尘”有关。我从来不把鉴定会当回事,因为鉴定会就是庆功、友好,最后大家弄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,鉴定有鉴定的一套办法,使得既不丧失原则,又让被鉴定者非常的舒服。我从来不参加鉴定会,因为人家特别愿意我去参加一些我不懂的领域的鉴定会,因为我有点名气,又不懂得,这就特别有利。什么叫不丧失原则,就是给他加很多限制词,说什么“国际领先水平”,其实那个国际领先一点价值没有,市场上根本不接受。假如大家都相信鉴定会结论的话,大家好多好多是领先世界先进水平,中国早就成为世界超级产品大国了,怎么会大家的产品就跟外国竞争不过呢?

所以我觉得要有正确的名利观,正确的名利观对人的成就影响非常大,我很赞赏欧美的一句话:“一心想得诺贝尔奖的,得不到诺贝尔奖。”老想去求诺贝尔奖,他怎么可能会专心致志去做学术研究,取得成就呢?一个人不要为暂时的利益所迷惑。我当时选择激光照排作我第四个重要抉择的时候,在计算机同行里也被看不起,当时很时髦的项目,什么数据库管理系统、操作系统的结构等等,搞这些研究的人就说:“王选怎么去搞黑不溜秋的印刷。”其实印刷行业中要用到很多计算机方面尖端的技术,而且印刷厂很多,我想不出有什么厂比印刷厂数量还要多,这么一个充满挑战、前景美好的领域,当时在计算机领域被人看不起。我觉得经常是这样的,赶潮流往往不行,一个人最可贵的是把一个冷门的东西搞成热门。大家千万不要跟潮流,要预见到社会的需要,来锻炼和培养自己。所以正确的名利观就是大家不要去追求科学以外的东西,应该把自己的未来,把自己的能力培养跟社会需要结合在一起。我很赞赏北大博士生的一句话:在大学、研究生期间,不要致力于满口袋,而要致力于满脑袋。”满脑袋的人最终也会满口袋,我是相信这点的。而且我相信有些现在坐冷板凳的,将来会物以稀为贵。好比大家当年致力于商品化、产业化,当时是“物以稀”,很少人这么干的,时代转变了,大家一下子成为了典范。 

一定要看得远,而且不要由于暂时的清贫而困惑,我听到有一位北大搞基础研究的博士生,从来都是优秀的分子,就因为一次到赛特购物中心以后,心态一下子不平衡了。看到人家大把大把买东西,自己口袋里没钱,不如别人,因此怀疑自己走的道路是不是对的。我觉得这个问题,大家一定要有远见,不要为暂时的一些问题所困惑。我到1985年,家里还是一个9英寸的小黑白电视机,工作非常的辛苦,当时还没有任何奖金。但我几次出国,到香港、日本、美国,在大的商场看人家买东西,我从来没有羡慕过,或者心态不平衡。有一次在香港看到许多人买高级首饰,我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,觉得在那儿买首饰的所有这些人,未来他们对人类的贡献,可能都不如我王选。我一下子觉得我比他们高,没有任何一点不平衡,我后来把它称之为“精神胜利法”。当然这个不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,这是对常识的价值的一种信任,大家要相信常识的价值最终会体现。1992年4月24日,江泽民同志召集了一部分当时的学部委员座谈,要我发言,我讲了十分钟,江泽民同志不断插话,问我工资多少,当时我的情况可能是奖金还低于工资,但收入还是可以的。江泽民同志就问苏步青,说你当时做副教授多少钱,他说五百大洋,相当于五千块。1992年五千块的月薪当然很高了,所以当时江泽民同志非常感慨,就说了一句话,赞扬中国常识分子这种精神,说:“中国常识分子真是价廉物美呀。”听完以后我的感受是,我为中国常识分子感到一种自豪;这是对中国常识分子献身精神的高度评价,我作为中国的常识分子感到无比自豪,同时我也担心,长期价廉就会不再物美。江泽民同志讲完这段话以后,非常真诚的说:“大家今天努力在提高常识分子的待遇,但是大家现在真是杯水车薪啊!大家做的还很不够,很不够。”大家看现在六年下来,局面改变得很大很大,脑体倒挂已经得到很大的改善。 

今天大家有一些“大款”们,是利用大家国家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,法制不健全的空子冒出来的,层次、品质也不高,一旦有了钱就变坏。我就觉得大家不应该让这些不靠常识,而是靠投机倒把的这些人成为百万富翁,大家应该培养一批真正靠自己的常识,靠对国家的贡献而成为的百万富翁。所以我提出2010年以前,北大方正要培育100个百万富翁,这些人应该靠自己的辛勤劳动,靠自己异乎寻常的努力、奋斗,自己的常识,成为大家国家民族高科技产业的脊梁,大家国家真正的民族英雄,把大家的高科技产业打到发达国家去的民族英雄。他们理应成为百万富翁,假如他们不能成为百万富翁,我就觉得这是非常不合理的。因为中国的一些优秀的人才。北大、清华的毕业生到美国硅谷,工作三年到四年就有可能达到年薪十万美金,我一些学生在硅谷工作三到五年的差不多都年薪十万美金。大家当然需要在中国国内体现他们的价值,这是应该的。

我第五个抉择,致力于产业化,今天看来是一个世肥市界的潮流,也是高校的一个潮流,包括美国。我原来以为高校办产业是中国的创举,是适合中国国情的,因为中国国有企业吸取新技术能力不够,人才不够。目前看来不是,美国也流行高校办产业。这是最近两年的事。以前你教授要办产业,就请你出去,外头办去,所以很多人都从高校出来办企业。现在美国的大学想清楚之后,也干脆在学校里头办,因为可以用学校的丰富的资源,也可以活跃研究气氛,学校也有回报,双方都有好处。现在美国大学举办校办产业成为一种风尚,这是最近两年发生的新的事物,看来大家走的是对的。今天上午李岚清同志跟大家座谈,讲到美国向大家和日本学习这种做法,法国《科学研究》杂志主编(《科学研究》是世界三大科学杂志之一)到北大方正和清华看了以后,觉得法国大学也应该克服保守倾向,向中国学习,向北大清华学习,也要搞校办产业,把研究和市场紧密地结合。 

顶一下
(5)
83.3%
踩一下
(1)
16.7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